首页 > 心理咨询师 > 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创伤后成长(三)
2018
06-21

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创伤后成长(三)

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创伤后成长(三) - 第1张  | 上海外服心理援助中心
心理学报提供 过多的心理应激却可能给个体的主动思考带来压力, 以至于个体难以有效地对创伤事件进行主动的重新评价和思考。基于此 , 我们认为地震作为一种重大创伤事件 , 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导致青少年产生更多的心理应激 , 从而为青少年的认知重评带来压力 , 不利于青少年对创伤事件的认知重评。然而 , 由于创伤事件导致的消极情绪可能会给青少年带来压力 , 为了缓解这些压力 , 青少年可能需要发泄, 甚至向他人暴露这些消极情绪 。因此 ,创伤后的青少年可能不会主动地采取抑制性的策略来压抑自己的消极情绪。
一方面 , 根据认知重评对创伤后心理反应的积极影响、表达抑制对创伤后心理反应的消极影响 , 在灾后中学生心理援助时 ,需要帮助中学生直面地震给其带来的消极变化 , 引导他们对创伤事件及其结果进行积极主动的思考 ,看到地震后的积极变化 ; 同时 , 也需要积极引导中学生暴露自身的情绪 , 从而使得消极的情绪得以合理的宣泄 , 减少心理压力 , 实现创伤后的适应和成长。另一方面 , 考虑到高社会支持条件下 , 表达抑制不仅不会加剧灾后中学生的 PTSD, 而且还可以促进其 PTG 的实现 , 因此在长期的心理援助过程中 ,应该为中学生提供必要的社会支持。
上海外服心理援助中心 彼岸花 供稿

最后编辑:
免责声明